北极喵的自备粮食仓库

北极圈爱好者‖玲子的痴汉‖热爱狗血脑洞‖可能真的是个小学生

白衣:

你也很寂寞啊

一直一个人的话,就会变得想和别人说话

                                               梦幻的碎片

图书馆里,别人在复习…我在画傻吊表情包…没救了没救了

破梦

之前收到了路西德明信片还有小糖果,然后去找了相关剧情,所以路西德最后是被困在自己的噩梦之中了吗!!!这样的话不就又多了很多梗可以玩。

*角色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微博发过,这边也存档一下
*轻微路梅相关

路西德被困在拉克兰,那个她自己创造出来的快乐之都不夜城,现在成了她的牢笼。

她不断重复着噩梦,梅赛德斯永远只看得见赫丽娜;被冰封是意识清醒所带来得寂寞;黑魔法师梦境里的黑暗几乎要将她吞没;最后,绿色箭矢没入心脏,梦境结束后再一次重头开始。

路西德也试图反抗,然而黑魔法师的力量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反抗失败,路西德的意志被不断消磨。

路西德站在拉克兰钟塔的顶端,再过一会,梅赛德斯就会出现,躲过她所有的攻击后,梅赛德斯的魔法箭矢会穿过她的胸膛。

路西德其实还挺喜欢这段梦的,虽然梅赛德斯冷漠的神情让她有些不适应,不过如果是被她杀死的话也挺好的。

时针与分针重合,钟声响起,远处有一抹白色的身影快速靠近,凭借着灵巧的身形顺着钟塔外壁一路向上。

接着,顺着梦境的安排,路西德开始攻击梅赛德斯,不过所有的攻击都被完美的躲开。

这一次,也会和上次一样疼吗?路西德站在钟塔边缘,闭着眼。

路西德听见魔法箭矢飞过的声音,但疼痛感却没有到来,反倒是周围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梦境被打破了。

箭矢击中无人的天空,呻吟过后黑色身影突然出现,而后又化作粉末消失在空中。

路西德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战斗的身影,直到最后一个黑魔法师的监视者被消灭。

"快走!这里要塌了!"梅赛德斯拉着路西德一路狂奔。

拉克兰塌了,梅赛德斯和路西德堪堪逃了出来。

噩梦结束了?

站在时间神殿的大厅里,路西德还有些恍惚。

真的是梅赛德斯吗?路西德伸手拉住梅赛德斯的衣摆。

梅赛德斯转过头,揉了揉路西德的头发做安慰。

就像那时候的梦一样,如果这是梦路西德一点也不想醒来。

佣兵与魔法师(结局)

*和之前【勇者与魔法师】一个系列的半架空背景

*有起因,发展部分,但是只存在与脑洞里,我没写

*白佣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距离公主的加冕日越来越近,但白魔法师都没有回信。不仅仅是白魔法师,就叫佣兵也不见踪影。

公主现在城堡最高的露台上,忧心忡忡地望向白魔法师小屋的方向,那个地方,被乌云所覆盖。

被封印在森林里的怪物蠢蠢欲动。

一直到加冕的那一天,白魔法师既没有回信也没有出现。

加冕典礼上的氛围有些微妙,国王病重,年轻的公主匆匆继位,距离王城不远的森林里被封印的怪物随时都有可能冲破封印,在这样的情形下就连孩子也感受到了紧张。

公主坐在王座上,看着法师协会的长老为王冠施加祝福魔咒。

本来,她是希望由白魔法师来做的。

长老为公主加冕,在场的贵族们还未来得及鼓掌庆贺,大堂的门就被从外面打开,一个灰色的身影滚了进来。

"骑士团!!!"女仆长大声呵斥着"在这样重要的日子,骑士团们到底在做什么!"

骑士团成员们将不速之客团团围住。

"等等!"公主制止了所有人,从王座上冲到那人身边。

"佣兵!佣兵!怎么回事,你怎么还好吗?白魔法师呢?"

"封印…撑不住了…白…白…"话未说完,佣兵就陷入了昏迷。

佣兵的声音不大,但几乎在场的人都听到了他所说的话,短暂的安静之后,贵族们惊恐的不顾形象的尖叫起来。

公主让女仆长安顿好佣兵,并让骑士团守住大厅的入口,一个人穿过吵闹的人群,回到王座前,从长老手中拿过还未来得及通过仪式的权杖,用力的击打着地面。

"都给我安静!"强风由权杖中出现,略过所有在场人,也把公主的声音传到所有人的耳里,风过后大厅终于再次安静下来。

没有时间让公主慢慢学习如何当一个王了。

女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匆匆结束这场加冕,将贵族们送了回去,又让骑士团们全员戒备,直到忙完这些后,大厅除了长老再没有其他人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陛下,刚才那风是…?"

"是梅……是精灵王给我的魔法道具。"女王看着失去魔法气息变成普通饰品的项链"有危险的时候,寄宿在项链里的元素精灵可以通知精灵王和龙魔法师。"

"希望来得及。"

城外,乌云在扩散。


"你又何必这么辛苦呢?"封印内,黑色的影子笑着对白魔法师说到。

"别人不知道说我是怪物,怎么连你也觉得怪物?"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不要徒劳了,放我出去,我们一起的话就能创造出你若想要的完美世界了。"黑影诱惑着白魔法师。

"你闭嘴!"

"你还是这么刻板。"黑影化作人型,和白魔法师一模一样的脸被黑色的兜帽这盖着。

白魔法师不再理会黑影,集中注意力维持着封印。


女王还没来得及再见一次佣兵就听说佣兵不见了。

女王不顾众人阻拦带着骑士团的人去森林边缘堵人,但还是晚了一步。

森林被白魔法师设下禁制,带着白魔法师信物的佣兵长驱直入,而女王和骑士团们只能在森林边缘气的牙痒痒。

风起,一只绿色的小鸟落在女王的肩上,然后化作风消失。

"还要一天吗。"女王低声说到"佣兵,白魔法师,你们要撑住啊。"

"哦呀,你放出去报信的小鸟又回来了。"

白魔法师设下的禁制,一旦有人出入他就会有感觉,拥有白魔法师一半魔力的黑影自然也能感受的到。

"养出感情?"黑影继续说着。

白魔法师一时出神,封印出现了缺口。

"无欲无求的白魔法师也有了软肋。"黑影轻笑着,将力量集中在缺口上,裂痕很快爬满了整个封印。

白魔法师奋力反击,却因为佣兵的脚步声分了神,黑影趁机冲出了封印。

"白!!!"佣兵踉踉跄跄的出现,正看见黑影冲破封印,钻入白魔法师的身体里。

"久违的感觉了。"白魔法师的头发渐渐变黑,蓝色的眸子染上了血的颜色。"怎么样,我的新造型?"

"白…"

黑魔法师将手指抵住佣兵的嘴"嘘!白魔法师已经不在了,我是黑魔法师,未来新世界的神,呃…"

"快走…"血色的眸子有一瞬间变回了蓝色,不过很快又被红色吞噬。

封印破碎是产生了巨大能量,森林的禁制也随之消失。

"来不及了。"女王捏紧了拳头,没有人知道森林里封印的怪物到底是什么样的,传说只提及他拥有强大的力量,如果连白魔法师那样强大的魔法师都封印不住他的话,其他人又该怎么应对他?

佣兵并没有听白魔法师的话逃跑,反而抽出剑以防备的姿态对着黑魔法师。

"我会杀了你的。"

"杀了我?"黑魔法师笑出声来"我就是白魔法师,杀了我白魔法师也会消失,你忍心?"

"求之不得!"

话音落下,佣兵的长剑穿透了黑魔法师的胸膛。


"佣兵,如果有一天你有机会杀了我,你会动手吗?"白魔法师站在实验室里,突然问正在打扫卫生佣兵。

"不会吧…虽然你这家伙性格很恶略,还比我签那种不平等的契约,把我当佣人、试验品什么的"佣兵细数着白魔法师的"恶行"

白魔法师没忍住,笑出声来。

"喂喂!"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就杀了我吧。"白魔法师把佣兵的剑递给佣兵。

"为什么?"

"这是命令,契约第一条,你要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

"你这家伙真的很奇怪。"


"你…"黑魔法师不可置信的看着佣兵,然后试图离开白魔法师的身体却没办法离开。

"你早就做了准备?"佣兵问白魔法师,尽管面前这个人是黑魔法师。

剑上浮现出的咒文沿着伤口没入黑魔法师体内。

"本来是打算把这个任务交给公主的。"尽管还是黑发红眸,但佣兵知道现在这个人是白。

"你会怎么样?"佣兵低着头,白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放心,契约早就解除了"

"我才不在乎契约!"佣兵一把抓住白魔法师的衣领"擅自就让我签订什么契约,现在又要擅自去死,你凭什么"

"抱歉。"白魔法师说完,化作光点,分散在森林里。

佣兵的身体撑不住了,晕倒在地,恍惚间,一抹光出现在眼前,他伸出手,把光拽在怀里。

云散了,女王试图进去森林,被骑士团拦了下来。

龙的叫声回荡在森林上空,龙魔法师和精灵国王出现在众人面前。

有两个强力的支援到达,一行人向森林深处前进。

林子比以往安静很多,但氛围似乎并没有那么压抑。

"我没有感受到任何魔法波动。"龙法师埃文闭着眼感受。

"虽然很少,但是风的气息很平静。"精灵王梅赛德斯也说到。

"怎么会,刚才的感觉,就算是普通人也会感到恐惧。"骑士团团长不解

"也许是那个怪物已经被消灭了?"巨龙米乐提出了一种可能。

"如果那个怪物那么容易被消灭就不需要白魔法师驻守在那那么多年了!"骑士团团长对这个曾经掳走还是公主的女王的巨龙十分不满。

"够了!都给我闭嘴!"女王生气起来还是和以前那个小公主一样。

众人小心谨慎到达了封印之地,然而并没有什么怪物,白魔法师也不知所踪,只有佣兵一人倒在废墟之中,怀里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他的怀里好像是个孩子?"米乐伸长脖子往佣兵所在的方向探去"是个白色头发的孩子!"

"白色头发!"埃文惊呼"那不会是白魔法师的孩子吧?难道白魔法师不见了是因为…呜呜…"

命运遏制了埃文的脖子。

梅赛德斯从背后捂住埃文的嘴,阻止他发表一些奇怪的言论。

女王命令骑士团们在森林里搜索了一圈,既没有找到所谓的怪物,也没有看到白魔法师,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唯一的幸存者佣兵,以及他怀中的孩子回去。


佣兵醒来后,无论女王怎么询问都不愿意具体说明当时发生了什么,只是说白魔法师消灭了森林里的怪物,却也重伤,独自一人离开了。

至于那个孩子,佣兵对着他发了很久的带,最后只说是白魔法师拜托他照顾的。

尽管佣兵这样说到,但是女王明白白魔法师不会回来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佣兵独自带着那个孩子回到白魔法师的小屋,女王偶尔也会翘班过去看看。

佣兵还是像以前一样,只是笑的有些钱少了。


"露米诺斯!你个小混蛋!!"佣兵看着乱七八糟的实验室气到爆炸。

另一头,小露米诺斯毫不在乎佣兵的怒骂,悄悄来到曾经的封印之地,他在那里遇到了一个人,有点虚弱的人,不过他对那个人很有好感。

大概是因为,那个人有一头和他一样的白色长发吧。

午睡的时候,做了个梦

梦里,我和他和平时一样在扣扣聊天,突然他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聊天框被他用各种奇怪的符号刷屏,又过了一会他才打了一天消息过来

她向我求婚了!

我的脑袋里突然浮现另一头的兴奋到哭泣的样子。

然后他又发了发了很多东西,而我缺什么都看不清,眼睛里突然就溢满了泪水,既不流出来,也无法擦掉。

最后,单人聊天框变成了群聊,满屏幕刷满了恭喜的话语,可我什么都看不见。

然后梦就醒了。

醒来之后,我蒙了很久

最后不得不感慨

我的年龄居然到了,做梦梦到不是【曾经】暗恋对象被女孩子告白而是直接求婚的地步了吗???

我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吗???

已经不是高中生了啊!!!

然后把我这个梦当做笑话说给他听

当然,只有前半部分。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玩不腻的时间梗

“时间神殿出现了震动,最近有些地方的时间可能会出现扭曲,尤其是富有能量的地方。我和露米诺斯已经过去帮忙了,梅赛德斯姐姐最近最好注意一些,我记得埃欧雷的精灵神木……”

梅赛德斯一把抓散埃文送出的用来传讯的魔法小鸟,除了前面的消息,后面全是埃文的唠叨,吵的梅赛德斯有点头疼。

“啊!”

“怎么了?”

魔法突然被切断惹得埃文大叫,惊扰了正在研究阵法的露米诺斯。

“梅赛德斯姐姐把我的传讯魔法掐断了…”

“大概是觉得你太烦了。”

“嘤嘤嘤…”

“……”

国王是个很忙的职业,处理完堆积的公务梅赛德斯已经累得不想动弹。

这可比战斗辛苦多了,梅赛德斯心想。

想着想着就这么趴在睡着了,再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梅赛德斯是被门外来来往往的声音给吵醒的。

自从那场战役之后,精灵族失去了不少子民,埃欧雷也因此安静了不少,今天却吵闹许多。

梅赛德斯刚打算出去看看,书房的门却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个身影从缝隙里挤了进来,关门前还谨慎的朝门外张望。

梅赛德斯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突然兴起决定做个恶作剧。

偷溜进书房的是个小姑娘,金色的及肩发和白色的睡裙让梅赛德斯想起了自己小时候。

小姑娘见没人发现自己刚松了口气,一转头却看见一人躲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吓得就要叫出声来,不过小姑娘及时捂住了嘴。

“你…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你知不知道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小姑娘勉强镇定了下来,尽管说话的声音还有些颤抖。

“你又是谁?怎么会在这?”梅赛德斯把玩着桌上的羽毛笔,并没有回答小姑娘的问题,反问道。

“我?听好了,我可是埃欧雷未来的国王——梅赛德斯!”小姑娘骄傲的抬起头看着对面的陌生人。

几秒钟的沉默,羽毛笔从梅赛德斯手中滑落打破了这沉默。

“喂,你小心点不要吧书房弄脏了,被父亲母亲知道了就麻烦了!”小梅赛德斯急忙捡起落在地上的羽毛笔,并且仔细确认地毯。

梅赛德斯从桌上翻出了一份文件,文件结尾处的所显示的时间让她更加震惊,她回到了自己还是幼年期的埃欧雷。

梅赛德斯想起了昨天埃文发来的消息,一时间有些头疼,早知道不那么早掐断了,天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

“喂,你不要乱动啊!我都告诉你我是谁了,你倒是报上名字呀,真是无理的家伙。”小梅赛德斯夺下梅赛德斯手中的文件护在怀里,恶狠狠的盯着梅赛德斯。

“梅赛德斯。”

“嗯?”

“我是说,我的名字是梅赛德斯,是埃欧蕾的国王。”

这回受到惊吓的变成小梅赛德斯了。

“骗……骗人!”

“你不觉得我长得和你一样吗?”梅赛德斯蹲在小梅赛德斯面前,双手按住她的肩膀,强迫她看着自己“我是未来的你哦。”

我以前在真可爱,梅赛德斯又捏了捏呆住的幼年体自己的脸。

“你现在其实是在做梦,所以你看到未来的自己也不是不可能。”梅赛德斯一脸严肃,天知道她忍笑忍的有多辛苦。

“不可能!我明明很早就醒了!”小梅赛德斯盯着按着自己的那个精灵,越看越觉得和自己长得像“你真的是未来的我吗?”

“当然了,还记得吗,绕精灵神木右侧走五十步下面埋着的小盒子。”

小梅赛德斯一惊,那可是她埋日记和一些秘密宝贝的地方,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这个人果然……

梅赛德斯看出了小梅赛德斯的动摇。

“我只是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是什么?”

“好好喝牛奶!绝对不能再偷偷把牛奶倒到餐厅的盆栽里了。”一定是因为自己以前总不喝牛奶现在才回被佩特那家伙嘲笑是平胸,趁这个机会也许能……

不能随意影响历史这件事她还是知道的,不过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应该没问题吧。

“!”她居然知道我偷偷把牛奶倒了,果然是未来的我。

小梅赛德斯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却被突然的震动晃得站不住,扑进梅赛德斯的怀里。

梅赛德斯护着幼年的自己直到震动停下。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但是总觉得有哪些地方发生了变化。

“梅赛德斯姐姐,你没事吧?刚刚时间女神感应到埃欧雷发生了时间扭曲…”埃文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看见坐在地上的一大一小两个梅赛德斯,唠唠叨叨的话一时被卡的说不出来。

露米诺斯跟在埃文后面,看见两人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那是你?被时间扭曲带过来的?”

一针见血,梅赛德斯无奈的耸了耸肩,并点头示意。

“时间神殿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把她带到时间神殿去,时间女神会把她送回她的时间去。”

“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梅赛德斯悄悄地在小梅赛德斯耳边说着。

小梅赛德斯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

“回去之前,为了不扰乱时间顺序,我会抹去她的记忆。”露米诺斯看两人在小声的咬耳朵,又补充了一路。

留下两个一脸呆滞的国王陛下和还没缓过神的埃文

剧场版pv玲子相关截图

要是能引进就好了

魔女小姐还挺喜欢人类们的地下拍卖会,在这里所有人多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之后,对于魔女小姐来说倒是方便了。

人类真是很奇妙的生物,明明那么幼小脆弱,却总能获得一些奇特物品,以及生物。

魔女小姐对这次的压轴拍品很有兴趣。

龙在这个世界已经很少见,而这次压轴正好是一只幼龙。

龙血,龙的鳞片,龙的唾沫,魔女小姐有好多魔药和魔咒因为少了这些材
料而失败了好多次,这次魔女小姐势在必得。

虽然她没有多少钱。

所以,身为邪恶化身的魔女小姐决定用点小把戏,提前把这只幼龙带回家。

魔女小姐潜入拍卖会的后台,拉开盖在笼子上的厚厚的绒布,巨大的笼子里面坐着一个“少女”,双眼被刻有咒语的绸带覆盖着,头上的角和背后的翅膀显示这就是魔女小姐想要的幼龙。

“居然已经能变成人类的模样了!”

幼龙听到声音表情变得有些惊慌。

“行吧,先带回去养着。”

——————————

“什么…居然是雄性的吗?!”魔女小姐一把掀开幼龙穿在身上的衣服,愣了一下,把自己的斗篷丢在幼龙身上。

“自己去洗澡!还有,不要试图逃跑!”

——————————

许多年后,魔女小姐有点后悔,为了魔药和魔咒而养的小龙崽会变成一只小狐狸。

“魔女小姐,为什么你的身材和书上那些魔女差那么多呢?”龙少年冲着魔女小姐摇了摇手里的书本。

魔女小姐一把抽走龙少年的书,并不打算理会他。

“诶诶,所有的魔女做起饭来都和诅咒的魔药一个样吗。”龙少年趴在楼梯笑嘻嘻的看着魔女小姐。

如果可以,魔女小姐好想回到那年那个拍卖会,然后绝对不去后台把那只龙弄走!

当然只会是梦啦

*灵魂交换梗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许墨→李泽言,李泽言→周棋洛,周棋洛→白起,白起→许墨


今天的许墨有点奇怪

昨天晚上熬夜的我今天又起晚了,没想到,隔壁的许墨居然和我同一时间出门。

许墨的头发有些凌乱,平时扣的一丝不苟的衬衫松开了两个扣,白色外套随意的用手勾着搭在肩上。

这动作倒是和白起学长有些像,打哈欠的样子也像极了。

再加上,不知道为什么和许墨打招呼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些慌乱。

啊,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了,上班要迟到了!!!


用算是在迟到前赶到公司。

今天的拍摄约了白起学长,来不及吃早饭就被悦悦推着出门了。

今天的学长感觉活泼【?】了许多,之前对那些女警们也都凶巴巴的今天倒是一团和气,好久没看学长笑的这么像孩子,嗯,是从来没有过。

白起笑着接过以为女警为他泡的咖啡,桌上还堆着不少小零食,抬头是看到了我们

“薯……咳咳,怎么了今天过来?”白起学长挥了挥手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不会是李泽言吧?这个月的回报已经结束了啊,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看到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才稍微松了口气,不是那个魔王。

“喂,你好,我是……”

“你昨天到底和周棋洛去了哪里,他今天怎么那么奇怪!!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额……你是周棋洛的经纪人?”我稍微拿开了听筒,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周棋洛怎么了吗?”

在我背后,白起不着痕迹的抖了一下。

“棋洛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整天都冷着一张脸,拍节目的时候都没有表情,还和导演吵起来,我还以为他心情不好特例给他带了零食,他…他居然说我幼稚!”电话那一头经纪人还在念念叨叨的抱怨。

李泽言附体?我在内心吐槽,还没开口,那边又传来另一个声音。

“周棋洛一个人跑了,说是要去华锐……”

“拜托你了,去把棋洛带回来!”然后那边就挂了。


那头电话刚挂,这边又有电话进来。

李泽言!

“喂……”小心翼翼的接起电话

“有空吗?到我办公室一趟。”语气意外的温柔,而且没有要求时间诶!他是吃错药还是酒没醒?

“对了,把白起叫上,就算他拒绝也要带过来。”这么强制性的命令,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比起平时还是温柔许多呢。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到的!”

“噗…咳咳,再见”妈耶,李泽言居然和我说了再见才挂电话,我是不是还没睡醒?

“白起学长,和我去趟华锐吧。”白起看起来不大乐意,我趁他不注意,一把拉住他的手,强制拉着他离开警局。


华锐,李泽言的办公室

周棋洛一脸冷漠的坐在李泽言的位置上,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烦躁的敲着椅子把手。

李泽言笑着坐在会客的沙发上,悠闲的看着书喝着茶。许墨坐在李泽言对面,脸色非常差的看着李泽言。

当我推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看了过来,然后空气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都到了。”周棋洛看相李泽言“要怎么做才能变回去”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在我脑内形成,然后下意识的说了出来。

“嗯,不错的观察力。”李泽言看向我“如你所见,我们的灵魂互换了。”

难怪,今天所有人都怪怪的,居然是这个原因,虽然有些狗血,不过似乎是个好素材,回去可以整理整理……我的脑内瞬间刷过几百万的弹幕。

“我觉挺好玩的,警局的小姐姐人可好了。”白起笑着看向许墨,笑的一脸天真。

“你可不要用我的身体做奇怪的事情!”许墨怒拍沙发扶手。

确实挺有趣,咳咳,不对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要怎么做你们才能变回去,我会尽全力帮你们的!”

“很简单,解除魔法的通用方法,一个吻”李泽言笑着解释。

“这…这个…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吧…”我干笑着,后退了一步,大脑瞬间加载过度。

“我是认真的。”

“薯片小姐,拜托你了。”

“……”

“咳,只能委屈你了。”

四个人慢慢向我靠近,我的脸越来越红,几乎要失去意识。

“啊,不要啊!”环顾四周,这是我的房间,没有其他人。

还好…只是梦。

【满脑子都是这个,好想看条漫。无理取闹.jpg】